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开心湖

 
 
 

日志

 
 

说说艺术那点事儿——从黄绮珊和亚当的发声技术谈起  

2013-03-14 18:44:55|  分类: 锐评八卦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说说艺术那点事儿——从黄绮珊和亚当的发声技术谈起

作者 太初有为

       这两者的发声有一些共同特点。比如高音都很轻松并且结实,穿透力强,而且声线都非常细。如果你细心观察的话,他们俩在发比较长而尖细的高音时,都会把嘴巴张大,舌头平放甚至有要往吐舌的感觉。其实这正是咽音里面的张大口发咽音的技术。
       声乐上要求,声音要唱在气流上。在声乐训练中,发声和吐字儿是要分开进行的。气息吹动声带震动发出响声。而吐字则靠唇齿舌的来完成。所以歌唱家歌唱用的嘴,其实不是我们日常说话用的嘴,而是用这个大嘴巴里面的那个小嘴。这个小嘴专门负责发出声音来,这个声音可以有音高,音量的变化,但是并不能形成字音。形成字音就要靠其他腔体的配合还有唇齿舌等器官的运动来完成。这样发出的声音会非常干净清澈。换言之,歌唱家用小嘴发声,大嘴吐字儿。而大部分人没有经过专业训练,其发声和吐字儿基本都是靠大嘴完成的。所以,声音质量就非常低,甚至含糊不清。如果像黄绮珊、亚当那样张大了嘴巴保持基本不动的话,常人很难发出声音来,更谈不上咬字了,不信的话你可以试试。黄绮珊、亚当他们那样发声时,虽然大嘴基本不动了,但是小嘴还可以用,发声完全靠声带的边缘震动,母音主要靠在咽腔形成。业余人士没有经过专业训练是没有这种能力的。至于他们为啥要把嘴巴张大舌头往外伸,这就涉及到更专业的声乐问题,不是几句话能说的清楚的,此处不再赘述。
       由于歌唱家实质上是在用两个嘴巴歌唱。所以他们的声音听起来跟正常人讲话的感觉不太一样。听的少的人会觉得不够亲切自然,不动人不感人。而一些没有这种唱功的人,仍还在用错误的,类似于说话的状态歌唱,在接触歌唱少的人听来反而是更舒服动听的。特别是当大部分所谓歌手都用这种错误的方法歌唱时,受众的耳朵和审美就会被同化甚至扭曲。但是,这种唱法是不科学的。因为,说话本身就是一种不正确不科学的发声。
       说话是人类特有的。动物不会说话,但动物的吼叫声相对来说比较接近科学状态。比如狼嚎蛙叫等,可惜动物不懂得把声音发在音阶上。人类一生下来是不会说话的,只会啼哭。婴儿啼哭的声音更接近科学发声状态,所以婴儿可以哭一天都不累,而且声音很响亮,很有穿透力,很少会哭哑。而大部分人如果说话多了,声音就会嘶哑,声带就会充血。特别是有些喉咙挤卡严重的人,说话很容易嘶哑。为啥慢性咽炎是常见病?这都是不正确的发声造成的。唱歌、唱戏方法正确的人,绝对不会有慢性咽炎,并且演唱一天也不会声音嘶哑。
       人类学习说话的过程,其实是从一种自然的接近科学的发声状态走向一种人为的不科学的发声状态。这个学习的过程一般比较长,并且学到以后就会保持几十年这种错误的发声。为什么声乐难学?很重要的一个原因就是因为你在学习声乐之前(假设男的换声期以后开始学)一直在用错误的方式发声,养成了坏的习惯,积习难返。特别是汉语发音,基本都是以口腔、喉腔为主,比较靠前,声音位置低,气息支撑很浅,这就更加错误。而英语发声则喉咙相对比较打开,声音位置高,气息支撑强,较少使用唇齿舌等器官去咬字儿,这就比较接近科学发声状态,意大利语就更加接近了。所以他们学习歌唱会比我们方便很多。
       明白了这个道理,你就会知道,并不是人家唱的不自然,不动人,而是我们从呀呀学语那一刻起就开始远离自然了。如果你认为黄绮珊的演唱是缺乏人味儿的,那么亚当就更加没有人味儿了,因为他不是在日常说话的那个中声区在歌唱,而是用一种声带边缘震动的咽音技术在很高的音区轻松的“说唱”(之所以称之为说唱,是因为他功力深厚,可以唱的很轻松,就像说话一样,而不是像某些所谓歌手声嘶力竭那样喊着唱)。你要听感人的声音,那就多去中音歌手,特别是女中音。中音区是最容易感人的,原因就在于我们平时说话就是在中音区,我们听惯了,听多了,就觉得熟悉自然。就像我之前说过的,你听亲人的声音总会觉得比陌生人的声音更亲切一样。而高音区的基本特点不是感动你,而是撼动你。这有一点像莫扎特和贝多芬的区别。莫扎特是精致的艺术品,你可以静静的欣赏,甚至可以说是享受,就像你坐在舒适的座椅上慢慢享受下午茶一样。而贝多芬不是要你欣赏,而是要走进你的世界,让你跟他一起哭一起笑,一起受折磨,一起反抗,一起疯狂。难道你能说莫扎特那叫懂音乐,贝多芬就不懂音乐了吗?
       说到这里可以总结一下了,很多人无法欣赏到黄绮珊歌声之美,其实原因主要有两个。一是他的耳朵被污染的太久了,远离真正的天籁之声太久了。二是他对音乐的审美水平还仅仅停留在“悦耳”阶段。声音对于他的来说,就像食物之于舌头,衣着之于身体,美色之于眼睛。一张美女画像在他眼里永远要比梵高的《向日葵》更美更艺术。原因就一个:好看。这样的审美能力,显然无法通过一个多变并富有表现力的声音触摸到歌者的灵魂。

说说艺术那点事儿——从黄绮珊和亚当的发声技术谈起 - 开心湖 - 开心湖

  评论这张
 
阅读(494)|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